在線商城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真正的公共藝術:隱藏在紐約地鐵站中的瓷磚藝術

日期:2019-01-11 作者:admin 來源:網絡

運行了110年的紐約地下交通系統對于紐約人的感情稱得上是愛恨交織。地鐵的改線、遲到、漲價以及老鼠……仿佛不抱怨紐約的地鐵,就稱不上一個合格的紐約客。

“如果你愛他,就送他去紐約,因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送他去紐約,因為那里是地獄。”——《北京人在紐約》

盡管如此,紐約的地鐵依然是世界上最具特色的存在,數百萬人每天路過的其實是一座地下藝術館,整個紐約市的地鐵站分布著250多件藝術作品,他們都來自全世界非常優秀的藝術家,這里可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當代藝術公共空間。

如何讓這些藝術作品在人流這么多的地方暨好看又能長期保存呢?為適應地鐵站這一特殊環境,材料最好是持久耐用的,顯然瓷磚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以瓷磚作為基礎材料,藝術家們發揮想象,創造了許多獨一無二的空間裝飾藝術。除此之外,還有馬賽克、玻璃、銅等材質,但是最多的還是瓷磚。

為什么有這么大膽的想法,在瓷磚上玩出花,這個名叫桑德拉·布拉德沃斯的人功不可沒,他是紐約地鐵改造“MTA藝術和設計”部門的負責人,從上世紀80年代起他就開始引進好的、原創的、優秀的藝術品和藝術項目,不惜重金給整個地鐵進行了一場徹頭徹尾的藝術革命。

大洋彼岸的地鐵改造,來自中國的陶瓷企業也出了一份力,威尼斯商人瓷磚的全球合作伙伴R·shenfeld負責紐約地鐵改造藝術瓷磚的供應,由他牽線搭橋,威尼斯商人將自己的藝術產品植入到這個公共藝術空間中去了。

而威尼斯商人瓷磚的特邀原創藝術家M·Hoghton為紐約地鐵的一些站點進行了陶瓷藝術設計和創作。

在紐約看藝術,除了大都會博物館、MoMA現代藝術博物館等耳熟能詳的地方,紐約地鐵不妨來也看看吧。

在86街車站,藝術家查克·克洛斯帶來了他的朋友圈群像,為車站創作了12幅高2.7米的《自畫像》的馬賽克裝置藝術,其中既有玻璃馬賽克,也有瓷磚馬賽克。

克洛斯認為:城市就是各種文化、各種人的集合。而藝術的豐富性也讓人聯想到描繪和建立一個人的形象的多種方式。

巴西藝術家維克·穆尼茲為紐約72街地鐵站創作了一組名為《完美的陌生人》的真人尺寸群像長卷,此幅作品由30個人組成,描繪了不同國籍、不同種族、不同性別、不同職業和教育文化背景的眾生相,在地鐵中偶然相遇。

在96街地鐵站,創作者薩拉使用了4300塊標準尺寸的瓷磚,以流動的藍白兩色圖案貫穿了整個站臺的墻壁,這幅名為“景觀藍圖”的巨型作品將車站打造成一個深藍色的沉浸式繪畫,乘客踏上車站的自動扶梯伴隨著畫面中的腳手架、椅子、鳥類、葉子等的碎片圖像進入車站大廳,而當列車啟動之時,畫面中的碎片似乎是環境中揚起的風的痕跡,而這些碎片最終化為飛鳥,逐漸消失在地鐵站口。

63街的設計來自韓裔藝術家簡·辛,她經常使用積累廢棄物體的碎片進行創作,直到達到紀念碑式的重量。此次由她進行創作的63街地鐵站由原有換乘站改建,她從紐約運輸博物館和紐約歷史協會的檔案中尋找資料,復原了63街在20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因修建地鐵項目而被拆除的高架,也依據攝影檔案描繪出當時騎車人和行人的樣子。

81街站的設計者便是威尼斯商人瓷磚原創藝術家M·Hoghton,她是雪城大學藝術學院的終身教授,對于陶瓷有著非常執著的熱愛,在這里她的主題是一片藍色的海洋。

獨有的藍色馬賽克瓷磚拼湊出了一個海洋的世界! 國家自然博物館的展覽已經從地鐵站開始。整個車站為大家展示了海洋生物的進化史,從原始的甲殼類動物到深海鯊魚,拼圖刻畫的形象生動!

在81街的地鐵站口走下樓梯,墻壁上滿滿的用馬賽克拼圖藝術展現出地球地質層的變化。如果從79街地鐵站口入內,則能看到四周墻壁布滿了海洋景觀的圖案。

紐約地鐵修復瓷磚及馬賽克定制供應之一便來自威尼斯商人瓷磚國際合作商Shenfeld Studio。

23街站,看似沒什么不同!但是你是不是老覺得站旁邊的人戴了一頂帽子!那是因為這里的墻上都用馬賽克拼湊出了無數頂大大小小的帽子。站在墻前面的人,自然而然感覺戴上了帽子。這地鐵站分分鐘讓你來個Cosplay。

為什么這里有那么多帽子圖案呢?起源于這地鐵站附近有一家1911年開的紐約最古老的帽子店。據統計,大約有120頂這樣的馬賽克帽子分散在23街附近的地鐵站中,并且分散陳列在不同的高度,這些帽子都是18世紀80年代到19世紀末期名人真正用過的帽子樣式!

1904年,如今風靡全國的“小白磚”就誕生在這里,100年后威尼斯商人瓷磚參與了這里瓷磚的修復工作,為他們提供復刻定制產品,可以說是“小白磚”的“發明者”官方認可了這個“復刻者”。

同時公司與Shenfeld緊密合作成立了Mercantile Studio,將定制的瓷磚產品應用到15個紐約地鐵站的修復中,成為擁有110年歷史,世上最古老的交通系統的一部分,拿R·Shenfeld的話說是成為了“歷史的一部分”,用到下一個一百年。

公共藝術是一個正在不斷“生長”的領域,它模糊了很多學科的界線,也跨越了很多媒介,一件好的公共藝術作品帶給人們的不僅是藝術的享受,還有更多的思考,關于這塊空間,這段歷史,關于社會也關乎未來。